陈晓宁

累。

我想给你个拥抱,像以前一样可以吗,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,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,我只能扮演个绅士,才能和你说说话。

薛之谦《绅士》

累。

21点回到家,本想洗洗脸,脱了衣服,却瘫在了床上了,连关灯,盖被子,关WiFi的力气都没有。这,是我最累的一次,双腿放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。我是一个轻易不会说累的人,但我还是说了。一瓶喝了10年的酒,难解心头。

把“差”换成“品味”

今天抽空看了,中国好声音。我这人好奇怪,不喜欢唱歌,却疯狂的喜欢听歌。QQ音乐15年的时候有个年度统计,显示我已听歌1万1千首,谁知道过了两年,变了多少呢。

转正题,节目里Eason说过,是我“品味差”?,不不,只是我们的“品味不同”。

真好,真的好。27年的最大的变化,就是让我学会了好好说话。

忘记“鸡毛”“屌”“草” ,记住“这都是好事”,因,我要“心平气和”。

这都是好事,等一下,好的,客气了。遇事为什么要急眼,急眼生气后也是心平气和的解决事情,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心平气和的解决呢。身边时常发火的人太多,发飙起来,要让全世界都知道。而我看了,却在偷笑。值与不值,自己体会。

换个角度。

我们总是在埋怨他,她,还有它。为何就不能换个角度来看看他,她,还有它。即使他们不值,即使他们很恶心。体会了,转过身子来,其实你已经比别人高了一个角度。

我很穷,庆幸的是,我不抽也不赌,何况现在也不喝。

小时候,七八岁,看着大人抽烟,心里很是痒痒。偷偷的,偷出烟,模仿那所谓潇洒的样子。然后变得肆无忌惮,当着大人面前,也敢起来。逼着爷爷,卷了一个旱烟卷,但是没放烟草。点着,猛吸,一个空纸卷,3秒就烧到了我的嘴边,烫的满嘴大水包。然后让我对烟草就从内心有了抵触,要不然,今天的我,也是一个大烟鬼。

戒酒的两个原因。

1.总出去吃饭,不喝酒的时候,当我们聊天的时候,听着旁桌喝酒的男人和女人,口无遮拦,不知害羞的说着一切的时候的。就想起了自己,喝了酒,好像也是这个样子。吹牛吹的累了,就怕别人嘲讽的眼神。除非你真的很牛。

2.17年的春天,喝的太多了,吐了,回家都费劲了。天旋地转,躺在床上,却睡不着。第二天,强逼自己起来洗脸吃饭,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起不来。

从那以后,我就从内心发誓,我要慢慢戒掉酒这种东西。虽然现在出去吃饭,也喝。但是他们都骂我,骂我不是爷们,是怂货,连女孩的都喝不过。只因,我一顿只喝一两瓶。

那个扎着马尾姓马的女孩。

那个女孩,腰很直,腿很细,眼睛很小,皮肤不是很好。笑起来,眼睛像豌豆。说话字正腔圆,宽松与牛仔,碎裙子与白T恤,很耐看,也很好看,气质好。性子很平静,对人很亲近。我是很喜欢,但是,我也不喜欢。她,是我心中的标准,也许我就这么错过了。

麦当劳 McDonald's

朝阳的万达给差评,因为没有优衣库。

朝阳的麦当劳差评,因为没有主餐食。

关于我。

1994年,从乡下举家搬到朝阳,先住六六七,后住珠江,现住西梁。人生就是这样,错过与拥有伴你一路前行。父亲中国石油下岗后。选择了出租车这个艰辛的行业,2006年。家里有了两台出租车,辽NT1149与辽NT1150,那时候,我感觉很自豪,盼望着有第三台,只怪表哥不争气,愣是把其中的一台撞的要报废。母亲怕了,卖了一台。至今只剩那一台。

这个夏天或明年夏天,或者再次拥有第二台出租车,只是售价从2006年的5万块变成了2017年的45万块。

12个年头,我们贬值了多少,又幸福了多少。

 

中产阶级

马云全程英文演讲了未来经济的走向,还好有中文翻译,要不然一句也看不懂。

中产阶级:大多从事脑力劳动,或技术基础的体力劳动,主要靠工资及薪金谋生,一般受过良好教育,具有专业知识和较强的职业能力及相应的家庭消费能力;有一定的闲暇,追求生活质量,对其劳动、工作对象一般也拥有一定的管理权和支配权。

未来的经济是属于中产的。当今的社会,人们的收入越来越高,就对生活的品质要求越来越高。

逛淘宝和商场,再也不是便宜就买它了。

消费群对商品的品质,质量,做工,样子与设计,要求越来越高,就是所谓的“高逼格”。只要满足,即使再贵,消费群也会付钱。

消费升级,是必不可少的环节,房子与车都满足了,下一个环节是什么呢?中产消费群,手里玩的,家里摆的,休闲用的,厨房,客厅,卧室触手可及的。他们都希望,东西要足够好和与众不同,设计要眼前一亮。

我想,我要这次机会。

身边的人,为了赚钱,为了结婚,为了生孩子。为了吃,为了喝,为了玩,为了炫耀。多少人,是为了心中梦想?

身边的人,我少了一个或两个志同道合的伙伴。

身边的人,我希望能快点出现。

小“马”与小“宁”与小伙伴的文化(贸易)有限公司

 

2017年7月30日。

 

 

 

 

— 于 共写了1883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