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晓宁

茶轴的敲击

又是一年春与秋。30岁,只差一年。

安静

想写不知却写什么,无奈,可悲。

肮脏的地下街

凌晨的绿皮车,八月的尾巴,拥挤,又带着行囊。潮湿的雨,无精打采。破旧的出站口,沙化的水泥路,肮脏的地下街,售卖着叫不上名字的食物。网吧的霓虹灯在闪烁,透过灯光却不知对面是后来让我来来回回的太原街。

小旅馆

站北的楼,很多年前就立着。角落里,至今开还营业的旅馆,雨声伴着,想着当年,翻来覆去。再一次站到门前,真是讽刺。嘲笑自己,喜欢很多城市,却没留在任何一个城市。今天,看到的,如当年。

徒步

没有目的,不知所措。北一环,崇山的白鸟公园,辽大旁的绿荫路,初秋的天,凉。独自坐在大杨树看书的那位的姑娘,被我透过破旧的栅栏偷窥。只怪手机的像素,收不进。

尬尴

麻,腿。下车,已是晚上八点。通了电话,媛姐好像有些尬尴,到了楼下,才发了定位。进门左转,又是三选一的电梯。二十八楼,进门就喝了给病人欢熬了很久却没有滋味的排骨汤,就着你嘴里说的大品牌枣味的馒头,我这一口下去,彷佛看到了媛姐老了的样子,戴着花镜,和蔼,也许可亲。还是那个榻榻米,却少了老虎的枕头。躺下,才发现,现实和梦,都可怕。

打扰,说声谢谢

两年都是九月来打扰。清晨的睡眼朦胧,头发蓬松。每天的厨房,每天的茶几,每天的食物,每天收拾不完的垃圾和永远摆不正乱踢的鞋子。假期的五天,几顿饺子,几碗面,大步走在兴华南街,时间在摆手之间一秒一秒的流逝。

不知所措

写不完,说不尽。又是一篇未完成的章。

— 于 共写了604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