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晓宁

马春媛-未完成的章

初秋傍晚,高速上,远处景色模糊。这条路走了很多年,每一处都那么熟悉。从没想过今天会这样。

拥抱十年,留住什么,回忆什么,记住什么。

注:文章内,马春媛。媛姐。统称园姐。或。马春。

不知何时

故事,才薄薄一层,何时能写完。

二十八楼

榻榻米,一宿翻来覆去,失眠,只因枕头太软,梦太高。

沙发上,三个人,我坐着,他吃着,你躺着,电视里播放着。唠叨着,争论着,看着李大宝,发现已经该睡了。

万象汇,入迷的BOSE,着迷的西西弗,没吃完的煌上煌。还有抢着付钱的园姐,要买钢笔的园姐,还有,要瘦的园姐。

要走了,出门了,抬头了。云峰北上的巴塞罗那,原来我二十二岁时在这里醉过。

冬天

园姐在阳光的第一年。一行人,记忆模糊了,只记得把饭店的老板吃的着急了。回去打车迷路了,回三千院睡着了。抢着付钱的肯定又是你了。

圣诞节

还在售卖的九龙港,开了就黄了的久光。中街的恒隆,门前的圣诞树,空空荡荡的店铺。WiFi当时还是时髦词,更别提什么是4G了。

美邦,逛了又出来,出来又进去。萌姐跟园姐,犹犹豫豫。那时,只是为了一件羽绒服。

凌晨的中医药,北一环的高架桥,打车的延河街,冻得哆哆嗦嗦的三个人,买了雪糕。一墙之隔,夏天与冬天,嘻嘻与闹闹。没吃完的雪糕,园姐出了歪主意,放在了窗外,让我第二天接着吃。

苏提春晓

毕业了,实习了,来沈阳了。行李也陆陆续续拿来了。

每天的早起,每天的排队刷牙,每天我睡的地板砖,你俩还安慰我,地下其实一点都不凉。但是我想说,窗户真的透风啊。

每晚园姐的228,每晚的萌姐的班车,每晚的我,等着你俩回家。

饭吃自己做的,水喝自己烧的,饺子吃自己包的,菜吃自己的炒的。那段日子,可能是到现在,我认为最幸福发时候了。

大本营播放着,你俩在床上说闹着,我洗洗涮涮着。你俩总说我墨迹着,就这样子,“姐三”的日子,一天又一天的过着。

阳光100

要走,九龙港待不下去了。园姐,最后一个月工资是我去取的。

那时,我还有老毕和小河南的电话,她们大二就在阳光100做兼职。

问了地址,坐上了166,到了阳光100。见了毕秋红,让园姐第二天就来吧。还说,咱们这里管住。

园姐决定了,收拾东西了,真的去了。这一去,便是五年。

偶尔还能坐252或283回来看看。

辽阳

迎全运,辽阳站还在修,站前逛了白塔公园。沿太子河走到的步行街,萌姐直呼衣服真的好便宜。

学校的食堂,忘记吃了什么了。还带我跟萌姐,逛了逛你们的校园。

幼儿园

那个夏天,春阳。还是园姐,萌姐,咱们三。

高中

讲台,萌姐在左,媛姐在右,我和茹垚在最后一排,靠门,冬天的北风透过门缝吹。

上学,每天为那点破事争论者。喋喋不休。

二十八楼

茶几上,买了几天的香蕉没人吃,都烂了。

冰箱里,买的月饼不知道吃没吃。

窗台前,远处的长白岛,我曾经去过。

临走前,我努力给你叠了叠裤子,摆齐了门前那三块叫不上名字的手表。把硬币塞进了储钱罐。

说学逗唱

没听过你唱歌,没看过你跳舞。没见过你画画。

更没见过,你哭,你闹,你疯,你弹吉他。但,那又怎样?

未知

不知怎么说,同学这帮人。

关于你的未来,我只能说未知。

写作歌曲

李行亮《为你我受冷风吹》韩庚&张靓颖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》宋冬野《莉莉安》

 

2017年10月 于朝阳

— 于 共写了1283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4条回应:“马春媛-未完成的章”

  1. 小头马说道:

    为什么没有继续了,你知道的我是个粗线条,很多时候对你却有那么点细心,或许有些地方我们有相同的方向,所谓的别人是不会懂的

  2. 马春媛说道:

    其实,这个网址我总来看,每次都不知道给你评论点什么,因为我怕弄坏了你的情绪,毁了你的风格,我知道,你和别人不一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